一手書城小說網 > 天決戰場 > 第五百四十六章 亞嵐城攻防戰(五)
    “不知烏諾蒙將軍找公主有什么事情?”公主帳外,兩位中年男子各自橫移一步,一左一右攔下了烏諾蒙。

    “大戰在即,我有些事要向公主請示一下?!睘踔Z蒙瞥了這人一眼,接著說道:“還有幾顆水果,正好給公主一道送去?!?

    “將軍請稍等?!蹦橇糁窖蚝哪凶悠沉艘谎鄹跒踔Z蒙身后提著果籃的小卒,而后說道:“為確保公主安危,我愿幫烏諾蒙將軍傳話和遞送水果...”

    “嗯?”烏諾蒙雙眸一凝,面露兇光,他冷然道:“我烏諾蒙陪公主出生入死時你還在婆娘肚皮上撒歡呢,你還懷疑我會加害公主?”

    “同處一軍之中,還請將軍放尊重些?!蹦侨诵逓椴贿d于烏諾蒙,自然也不會膽怯,他平靜道:“我二人受皇子之命保護公主,是職責所在?!?

    “職責所在...你二人是保護公主...還是囚禁公主?”烏諾蒙皺眉問道。

    這兩人頓時一驚,沒想到烏諾蒙竟敢如此說話,隨后那山羊胡怒哼一聲,說道:“自然是保護公主,怎會是囚禁?這等話語怎敢胡亂編造,烏諾蒙將軍請自重!”

    “既然是保護,公主見與不見我還能由你做主?!”烏諾蒙瞪著眼睛說道:“你這叫做犯上作亂!我看需要自重的是你這家伙!”

    “你...”山羊胡語塞,氣得不輕。

    另一人輕嘆一聲,說道:“不要傷了和氣,烏諾蒙將軍我信得過,請進吧?!?

    山羊胡悶哼一聲,倒退了一步。

    烏諾蒙眼色不善地掃了一眼二人,帶著隨從邁步進到了大帳。

    “這家伙...”山羊胡在賬外咬牙道:“這粗鄙之人,真以為我怕了他!”

    另一人低聲勸慰道:“他是有名的蠻橫性子,瘋狗一只,我們與這早就該凍死在那雪山上的人較勁干什么?就憑他這一張破嘴,遲早惹禍上身。我已探查過,他身后那人氣息纖弱,修為頂多在地轉中境,倒也不需理會。一會記得通報皇子一聲便可?!?

    “明白?!绷硪蝗藨艘宦?,而后兩人靠近營帳,試圖偷聽其中談話,但是半晌也沒聽到什么動靜。

    帳內,一身素樸袍子的公主正坐在主案前觀看一卷軍情,清澈的雙眸之中帶著幾分憂慮與傷感,羅靈則坐在大帳中央處閉目打坐。亞斯娜也早就聽到門口動靜,見烏諾蒙走了進來,她不由無奈道:“他們也不過是領命行事,你與他們二人爭吵什么?”

    “看不慣這兩條看門狗?!睘踔Z蒙冷哼一聲,而后也沒忘了對公主行禮。

    羅靈從地上站起了身子,努嘴道:“我記得有句話叫——打狗得看主人啊?!?

    “那主子我更看不慣?!睘踔Z蒙翻了個白眼。

    “別信口胡言,你跑我這來干什么?”公主白了烏諾蒙一眼,而后看向他身后那低著頭的士卒,雖然看不清面容,卻是覺得好生熟悉,不由向前兩步,好奇道:“這是哪位將士...”

    姜陵緩緩抬起頭,微微一笑道:“參見公主”

    “啊...”亞斯娜驚呼一聲,目露難以置信,而后她趕快捂住了自己的嘴,驚喜地看著姜陵。她說道:“真的是你嘛?姜陵哥哥?”

    “是我?!苯晖矍斑@位年紀輕輕的公主,不由心中感慨。

    曾經在凜冬之地相遇,亞斯娜還是一個剛從羅森逃脫出來的籠中鳥,雖是待人謙遜有禮且心智不俗,但無不透著一股小家碧玉的味道。

    如今時隔幾個月再遇,哪怕只是一身樸素的布袍,姜陵還是能清晰地感覺得到亞斯娜身上那股尊貴的氣息、那顆堅毅的內心和一絲初顯崢嶸的領袖氣質。

    “好久不見,看樣子公主成長很多啊?!苯旮锌艘宦?,而后又抬手和羅靈也打了個招呼。

    這個年紀比亞斯娜還要小的少年,也沒了先前那種怯懦和對外界的恐懼,顯得朝氣蓬勃,身子也健壯了幾分。見到姜陵后他也顯得很是興奮。

    “馬上就要再次進攻亞嵐城,姜陵哥哥就是這一次來相助維洛的天行者么?”亞斯娜先是笑著問了一句,畢竟聯軍這一路殺到亞嵐城下,都是由她做名義上的統帥,大大小小也打了幾十場戰斗,其中有三次有玩家插入戰局,亞斯娜見得多了,倒也不覺得奇怪,她只是驚喜于這一次是姜陵到場。

    但是下一刻亞斯娜笑意漸漸消失,臉上浮現了一絲憂愁,之前每一次聽到有天行者進入戰局,她都希望能再看到姜陵的身影,但都未能如愿。

    雖說這一路打下來,也有不少天行者給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也有幾位幫了大忙,但在亞斯娜心中卻沒有人能有姜陵這樣的分量。

    一來姜陵是她最早遇到的天行者,在與姜陵相遇時,正是她剛逃離羅森的軟禁,并被追兵逼入凜冬之地的時候,姜陵的到來無疑是雪中送炭,如同天降神兵,幫助亞斯娜從絕境之中走了出來。若不是姜陵,奧黛妮可能都不會相助于她,更不會有羅靈、塔冬、烏諾蒙這些忠誠的部下相隨,甚至她根本就走不出那一片苦寒之地。

    二來是與姜陵共處時的感覺是和其他天行者共處時的感覺不一樣的,或者說,是姜陵看待她的明亮眼光,是其他天行者不曾擁有的。姜陵看她的目光是真誠的,就像是在看朋友、甚至像是在看他的妹妹,而其他天行者則只是在看一位異國公主,眼中并沒有多少光亮,只有一點點的敬畏,和更多的打量與試探。

    亞斯娜感謝于那些天行者的幫助,但也清楚他們彼此間只是一種為了各自相似的目標而一起戰斗的臨時合作關系。而真正需要自己感恩的人,只有姜陵一人。

    所以亞斯娜一直期待著姜陵能夠出現,但沒想到他竟是在今天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亞斯娜只覺得本來懸著的心稍稍安穩了一些,但轉而又變得很是無奈與苦悶。

    姜陵注意到了亞斯娜的表情變化,平淡道:“看到我來到戰局,知道這一次的戰斗是不可避免的了,所以很上火?”

    “上火?”亞斯娜倒是不明白這個詞,她知道姜陵已經看出她心中所想,便接著說道:“見到你當然很開心,但是天行者的出現,也證明了這一戰是勢在必行,我是有些無奈。明明奧黛妮阿姨已經叮囑過我,切不可帶兵攻取亞嵐城防線,但我卻無法改變他們的意愿,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連續兩次向亞嵐城發起攻擊?!?

    “已經打過兩次了,這是第三次了唄?!苯挈c頭道:“尼安那邊還真是堅持啊,這尼安的倒霉皇帝也真敢把他姑姑的話當耳旁風?!?

    亞斯娜想了想,輕聲說道:“亞嵐城守備森嚴,裝備精良,前兩次都未能攻破城池,但是...雖然是我軍被逼退,但我并未看出羅森有什么壓箱底的底牌,甚至昭諭司命都在陣前被班杰明大人斬殺了。你說...奧黛妮阿姨擔心的究竟是什么?是曾經尼安給羅森許下過什么承諾么?還是亞嵐城里有某種威脅,但是這么多年過去了,那種威脅會不會已經消失了呢?”

    姜陵搖了搖頭,扭過頭看著羅靈問道:“你媽...令堂...呃...我姨沒說究竟為什么不能打亞嵐城么?”

    羅靈愣了半秒,而后搖頭道:“沒和我說過?!?

    姜陵知道亞斯娜也肯定問過羅靈,羅靈也沒有任何理由隱瞞,姜陵思索片刻,還是搖頭道:“我倒是覺得以奧黛妮那種人物,說的話一定是有道理的,不可忽視。她既然說不能越過亞嵐城防線肯定是有她的道理,以我的猜測,應該是會有什么對我們不利的事情發生。至于你說前兩次試圖攻打亞嵐城也沒發現什么特殊的地方,我覺得倒也正常,可能性還有兩個。第一,‘某種不利的事情’并不是立即就會產生的,而需要一定的時間醞釀,可能它已經在路上了?!?

    “第二種可能,前兩次你們攻擊的力度原本就在亞嵐城承受范圍內,也就是說亞嵐城的守軍完全有信心將你們擊退,并不會對亞嵐城造成真正的威脅。而這一次大軍集結,全力攻打,可能就會把那種危險的東西引出來了?!?

    姜陵輕吐口氣,聳肩道:“不過不管怎么說,我都有一種預感,這一次的戰斗中我們就能明白奧黛妮究竟為什么不讓我們攻打亞嵐城了?!?

    “我也有這種預感?!眮喫鼓葲]有姜陵那么樂觀,她眸帶憂色道:“我們維洛的勇士們拋灑鮮血,付出了數萬條性命,才終于將故土收復,若是因攻打亞嵐城而徒遭禍端,甚至將之前打下的疆土送回羅森,這該如何與死去的將士們交代?!?

    “事已至此,你做好你該做的、能做的,不要想那么多了?!苯晏嵝蚜藖喫鼓纫痪?,不過到了這個時候,主線任務竟是還沒有下達,姜陵一時也無從獲得更多的信息,只能通過推測說道:“我覺得這一場戰斗一來戰術要精明,切不可采用孤注一擲的激進打法。二來...要做好失敗退軍的打算?!?

    亞斯娜雖然不愿這樣想,但她已經不再是那個懵懂女孩了,她明白姜陵所指,開口說道:“我軍連續兩次攻打亞嵐城無果,損兵折將,若是這一次集結全力再不能勝,我軍軍心必定動搖,若是撤退不利,極有可能被羅森趁勢追擊?!?

    姜陵點了點頭,見亞斯娜已經有如此成熟的軍事眼光,不由得既覺得放心又感到些許敬佩。他而后問道:“現在維洛部隊,有多少聽從你的調遣?”

    “目前維洛有六只主力部隊,分別由六位實力強大又有威望的酋長統帥,其中里威格酋長和提奧酋長都與我相熟,里威格還曾經明確反對讓我哥哥接管軍團的指揮權。另有一位克茲酋長,雖然沒有明確表示過要支持我,但對于我的命令還是比較聽從的,也有希望爭取?!?

    “也就是有兩只部隊是肯定能指揮得動,但是...終究亞洛德是名義上的統帥,進軍計劃又是由尼安的人來制定,一開始打正面的時候你也不方便調遣...”

    姜陵還沒說完,一聲稟告傳來。

    “公主,戰前會議已經召開,皇子請你前去?!?

    亞斯娜看了一眼姜陵,姜陵點了點頭,道:“去是肯定要去,最好把我帶過去,讓我聽聽看你哥會不會為了排擠異黨,玩什么睿智操作吧?!?

    文學館

梦见自己上班赚钱 星悦云南麻将卡二条下载 淘股吧股票论坛首页 手机兼职网赚 最新捕鱼平台 属龙人今天打麻将运 鼎牛配资官网 网上怎么赚钱的 天天爱海南麻将怎么下载安装 四肖期期中特精选资料 天津麻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