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我曾在星際翱翔 > 第三百四十六章
    而且按照現在得分配來說,這種通訊器已經不再生產了,也就是說現如今的新網連接器跟這個成就的通訊器完全是無法進行連接的。

    不得不說,如果把它運用到軍政方面來說,這倒是一個十分有利的通信設備。邊薇我有自覺的瞄了一些眼,這個圖像設備。不僅僅是因為他作為一個通信人設備不受興旺的控制,更重要的是它實在是長的特別像上世紀古地球中的bb機,邊薇嚴重懷疑當初涉及這個通訊器的人之前應該是借鑒了古代地球的歷史信息。

    不過雖然是如此,邊薇最終還是放棄了心中的這個想法。轉而開始問菲非有關他們種族的事情。

    基柯族,又被人們稱為熔巖中的鮫人族,他們的生存環境可想而知,是十分的惡劣的,但是惡劣之中也有著十分珍貴的自然資源?,F如今整個宇宙中自然資源最為稀缺。跟熔巖星球中所本身所帶有的熔巖星灰和本身所擁有的這一部分的海洋,里面的珍珠貝類本身來說也屬于稀缺的資源。這也就導致了本身熔巖星球。雖然被稱為史上最危險的星球。但是本身跟他合作的其他的種族卻還依舊是供應不絕。本身原因就在于他們的資源上面的豐富。

    “我們容顏仙九坐落的地點在。宇宙聯盟的左上方的位置距離并不遙遠。本身在30年前曾經對于聯盟提起過對于容顏心情的修繕,但是本身的容顏面積已經達到了80%。修上特別的困難。我們就算是把整個星球的資源都賣出去,所能夠購買的修復器用也僅僅只能夠維持了我們原居住地50年的時間?!狈品亲咴谇懊嬉琅f圍著邊薇他們帶著路,邊走邊說道。

    “如此高危的星球,它本身應該不會具有這么太大的隱患吧?!边呣眴柕?。

    “說來也是神奇,這件事情是完全不需要擔心的?!狈品鞘盏竭@個的時候精神一振整個人眼睛都不由自主的亮了起來?!叭缪?,星球雖然條件惡劣,本身80%的原因,如今現在還在不斷地蔓延著,我們的生活區域,但是他的熔巖只是浮現于星球表面,而且星球的底層有一層十分厚重的星辰沙,這本身來說就是建造星艦十分珍貴的資源。就算我們這些彩旗嗯,也是足夠我們使用上萬年的時間。有了這層新城拆這些熔巖就完全流落不到其他的地方。只不過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我們的居住地罷了,水源的稀少,再加上。容顏的侵蝕。水溫的增高都對我們責任本身生活的區域是一個嚴重的傷害。最近新生的族人們本身上面的鱗片都開始逐漸的減少,還有少數的部分出現了浮腫和燙傷的跡象。所以我對于熔巖星球本身的緩生存環境迫在眉睫。我們需要足夠的資源和金錢來購置生態的循環系統?!狈品菚彩盏搅?,最后心情不由得低落了起來,連額頭上那些熠熠閃光的鱗片都顯得暗淡了許多。

    “所以你對我難受,人睇過本身來說是也算是一個十分龐大的資源星球。我們不知道有沒有更的資源能夠攻擊你們。畢竟獸人星球是一個陸地星球?!边呣闭f道。

    “你們的資源配置十分的豐盛,而且之前你們說。給的合同我已經已經看過了。更重要的問題是你們是一個新興的星球。對于我們熔巖星球來說,不亞于是一個新興的自由產業?!狈品钦f道,他的話語中有一些模糊不清模棱兩可不知道是在說一些什么。但是隱隱約約邊薇能夠感覺到對方似乎是在意有所指一些什么?或許他們星球這種尚未登記在冊對于他們的星球來說,可能有所幫助。

    “等到見到了,我們的組長,他會向你們經理的去說明的。能夠向你們抱正的一件事就是我們的利益肯定會最大化,不會讓各位吃虧?!狈品潜WC說道,他的眼眸呈現出一種淺藍色,把人照應的十分的透徹。能夠通過他的嚴重傾斜的所能夠看到他自己所表達的情緒。是一種堅定而且還帶有一些讓人不易察覺到的的哀傷。

    最后的幾個人沒有再進行任何的交流。似乎是這樣的話,系所能夠帶給他們的。在利益的沖突方面,或許會產生一些分歧,所以在未到達它們的領地的面見。三個人的行走就變成了如此寂靜無聲。大約是半個小時之后,他們又重新出現在了。整個集中區的邊緣處也是出口的地方,他們來時進來的入口。

    “請你們稍等一下我去叫族長?!狈品侨绱苏f道。緊接著他就轉身向著自己的領地前去。

    在入口處的地方,各個種族的人群就變得多了起來。來來往往的人在其中的一部分中和其他盯著他們看,但是也有少部分不屑的轉過去。邊薇對于其他的那些做法并沒有什么太大的感想,畢竟它本身的目的就是。在于三個鐘左右時間的資源。而且對于菲非的這個星球的出現也算是一種額外的意外,所以按照獸人帝國的資源配置來講,他不會再進行任何跟其他種族的交易了。

    索性他們等待的時間并不長。大約五六分鐘之后菲菲就是從領地中出現,然后邀請他們走進去。

    菲非的身后還跟著兩個基科人。他們原本的樣子與菲菲又有了,明顯的變化,但是同樣十分的俊秀美麗。額頭上的鱗片倒是比菲菲的要顯得淺顯了許多。邊薇這個時候放在察覺到菲菲的身份似乎在他的種族中不太一般。

    菲非看著邊薇的眼神,微微愣了一下,似乎方才發覺到自己現如今的這種趨勢似乎無形的招勢了他身份暴露的事實。他無奈的笑了笑,最終像是妥協了一般的說道。

    “那個...我并不是故意要欺騙你們的。我確實是想要為種族做出一些事情來,畢竟我們本身的星幣資源的配置也并不是很多,所以我當時原本只是想為你們帶路由此來賺一些星幣的?!?

    “所以說,你的身份?!边呣彪p眼中并沒有什么情緒。這讓菲非的心中有些忐忑。

    “我是...族長的兒子?!狈品锹杂行┬邼恼f道。他的聲音聽上去還帶了幾分呢,不好意思。很顯然,作為未來的族長,現如今的少族長。菲菲,這種上門拉客的行為實在是有一些讓人匪夷所思。但是很顯然,他自己也是意識到了這一件事情,也因此并沒有多去在意自己的身份。相對于其他的人來說。有沒有這一層身份所代表的也僅僅是他一個種族之類的名稱而已,他既然不以這個身份來面對他們本身來說也是一種得體的尊重。而且如今他們都已經從平等者上升到了交易人的程度,所以從現在開始他們也經歷了自己各自的身份來進行這一場面談。

    “那既然如此,我們就來進行這一場交易吧,獸人帝國邊薇?!边呣笨粗品?,笑道。一旁的宮竹你在背前者微微的捏了一下手之后方才有些不太情愿的開口說道?!皩m竹?!?

    “菲非,基科族少族長?!狈品切χf道。

    “那么現在我們就進房間來談吧。父親已經在等著兩位了?!狈品钦f著就打開了房門,他們已經走到了?;谱孱I地的中間位置?;谱灞旧韥碚f屬于深海種族,原因是他們對于陸地上的生活,其實本身并不太適應。承載的陸地的一些居住的地方也是用的來自于宇宙聯盟最為基準的四方白墻建筑,這里的建筑較為平常,看上去十分的具有現代感。

    “你們久等了,咳咳,我年紀大了所以腿腳有些不太方便了?!?

    一道蒼老的聲音,從房間中傳了出來。邊薇抬頭看去,然后就看到了對方一個巨大的尾巴。

    沒有做族長擁有著一條巨大的魚尾巴,這條魚尾巴看上去十分的粗壯。藍色的鱗片生子還有些泛著白光。你最近是不是介意就跟生活中的魚類差不多?唯一的不同是他們的上半身是人,我是施健的,這種類似于美人魚的生物,邊薇還是受到一定的沖擊。畢竟不是誰都能第一次見到這種。蜀西路不甚熟悉的時候就就只能過一遍她想象舊手機那個夢幻的美人魚就出現個他面前。邊薇也不知道自己當時到底是什么樣的心情。它只是能夠覺得自己的夢想或許在這一瞬間。產生了一點點的失落,但更多的是來自于一種內心深處的喜悅,這種感覺就好像是。玉石的夢想被重現在了自己的面前一樣。

    “父親的年齡已經很大了,前些年的時候又為了組里。保護水源的問題,做出一些建設。所以通常的時候都總是保持著原型。這樣的話,有助于它本身不再超負荷,容易休息?!狈品菍χ呣苯忉尩?。畢竟他們也算是唯一的水生生物能夠登錄到。陸地上來本身來說可能陸地上的一些種族不太能夠接受他們這樣的類型。所以內心中也是有些忐忑的。

    邊薇點頭笑道?!白彘L也是十分的辛苦的。您就保持這樣就好?!边呣逼獠]有什么太過于反感的反而十分的平常還帶有一絲尊敬,這樣得族長的內心也是放松了下來。

    她原本還以為對方可能會怪罪于他這種有些狼狽的模樣,畢竟他記得陸地上的種族在談判的時候,并不喜歡有如此放任,應該是較為嚴謹,而且富有禮儀的狀態才是對的。

    既然對方并沒有在意他這種姿態,那么也就變相的說明。

    “您實在是太過于仁慈了?!弊彘L蒼老的聲音中透著一些的善意。邊薇聽的出來,雖然不知道自己是哪方面惹得對方,對自己好感大增。但是本身來說這種情況又有益,何樂而不為呢?

    “族長大人,我想我們這次談判的交易菲非應該都給你提過了?!边呣敝鼻兄黧w說道。

    “我都聽他說了?!边@位族長蒼老的聲音緩緩的響起。還帶有一種鮫人特有的空靈感。

    “你想要做的生意,這是自資源的交換。并沒有什么權利的保證對吧?”族長問道。

    邊薇點頭,本身來說他就沒有再考慮到集中區的種族中戰斗力的問題。即使古達帝瑪族人確實實力不俗,但是即使之前他有過這種想法,再看到了達達他們種族之間的品行之后。就徹底的打消了,這種想法。因為本身來說,他能夠看的出來對方是向往和平的,平常的小打小鬧沒有問題,但生意的虔誠朝星球上的種族利益,對方是會出手,但是他們卻也沒有必要連累對方。

    畢竟現如今的這種程度對于他們本身來說也是一種對于獸人帝國宇宙地位上的支持,他們只需要建立貿易上的聯系就已經足夠了。所能夠表達上的也只是空有一個宇宙中權力地位上的虛名,而已。直接要向對方展示自己本身所能夠代表的價值。就不愁在宇宙中找不到資源上的供給和庇佑,當然最后的勝者究竟是誰還不好說,但他們現在目前的敵人還是星際聯盟,所以本身來說,它們在宇宙中的社會影響力就需要一定量的累積,只有達到了一定的平衡點,才能夠跟對方進行有利的談判。當然他們的計劃是雙向性的,從未知的一部分來看,他們不會去做不利于自身的事情的。也因此在競技比賽那邊,他們早就已經做好了安排。

    “那么,既然是這樣的話。我們就同意與你們的交易?!弊彘L點了點頭。他那張歲月并沒有留下什么痕跡的面龐中透露出幾分的微笑,顯得十分的和藹可親,讓人很難想象這位總長硬生生撐過了上百年的時間,操勞于熔巖星球惡劣的環境中。

    “您不在去看一看合同了嗎?”邊薇問道。

    那雙淺藍色的眼中透出了幾分的滄桑,也只有透過那雙眼睛,方才能夠確認對方的年齡并沒有說謊。

梦见自己上班赚钱 华东科技股票行情走 pc蛋蛋尽享网 融凯配资 东北填坑游戏介绍 上海期货配资哪里好 韩国快乐8官网-手机版APP下载 景天鑫配资 网上赚钱的好项目 股票融资与债券融资 上证指数50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