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仲夏夜的秘密 > 第787章法庭爭鋒
    顧如曦繼續娓娓的說道。

    “是的,李海,你用這個方式你覺得能返回到這種感情嗎?你一次一次的再跟我說的這種感情的一個真實性,你一次一次的用這樣方式的維護著你的一個真實的面目嗎?你想用這種方式來維護著我的感情,你希望我跟你在捆綁在一起對嗎?但是你這樣的方式你不覺得在傷害了我,而且傷害了我的人權,你在傷害了我的形象征,你用這樣的方式只能打這名字,我在你的心目中不過也就是一個工具而已?!?

    “是的,我是希望在這個程度上,我們大家可以彼此的更多的一種體諒,大家都是成年的,而且曾經因為這個事情發生的時候,我當時還沒滿18歲,我真的覺得當時我對人生根本就有一個足夠的一個判斷的能力,我當時非常信任你,而且我也相信你當時你的年齡已經20歲了,你完全也有一個足夠的成文的一個世界觀去關注者,我應該在當時第一時間解決好這個問題?!?

    “那是對不起,你沒有做到這種,而且第二再再有深的去鼓勵,我一個未滿18歲的少女去生下一個孩子,你當時想想看我當時如此信任你,你完全可以否定這個事情,你完全可以不去做這個東西是違法的用這個方式在傷害著我比較間接的用這樣的這種情況,所以話這些所謂的道理的情況下,你以為真的就如同你所說的那種口口聲聲的話題,不是的,這些都是一個謊言?!?

    “我承認當時我是非常愛你,而且我非常的信任那么這個?你為什么沒有告訴過我做的事情,對的我是非常承認這種感情的存在的,但是我當時連一個判斷能力都沒有的時候,你為什么還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去繼續執行下去,而且當時根本就沒有了經濟條件去撫養一個孩子,你卻一意孤行的?!?

    “是的,我不否認,我曾經的犯了錯誤也是我心甘情愿的?!?

    李海動了一下嘴角,說想說些什么,但是一下子又被對方的氣勢給壓了下去,直接低下頭來,好像有些慌亂的心情。

    麗麗站起來繼續說著:“李海是的,當年這一切東西都是我主動的,我愿意的事,我甚至是為了你,而且我不稀得去中途的離開了學校,我曾經是老師和同學們非常值得驕傲的學生,我本來應該可以考到一個非常重點的大學,但是我后來為了什么我中途就直接退學了,我當年也僅僅不到18歲的年齡,我沒有任何一個特別明確的判斷能力,我什么都不懂的,可是我真的不管,因為當時真的是我愿意的,我們沒有辦法去為自己的未來做出任何一個承擔的后果,但是這個事情已經發生了,難道還能怎么樣呢?”

    麗麗在深深吸了一口氣,而且笑著的看著各位的法官和各位的陪審團和各位的群眾,淡淡的笑了一句。

    “大家,我想請問一下在座的每一個人,你們每一個人在用這樣的方式去討厭這,我則背著我說我不是一個責任的一個母親的時候,當然說我為什么我當時把孩子是帶到這個世界來,為什么我不能繼續的生活下去,我為什么會舍棄了這樣的一種生活告訴我,我為什么會被迫去離開,難道我真的愿愿意的嗎?因為我突然驀然回首,發現其實這個真的不是我要的生活,這跟我的初衷真的是相差的十萬八千里?!?

    “這廝我真的不愿去說的,當年我父親知道我這個事情的時候,而且因為這個事情中風了,在狂風大雨之中拿著手電筒去尋找我的時候,父親因為不小心跌落在了泥坑里面,整整的被大風大雨淋了三個小時之后才被路人給發現,我作為一個女兒,我該不該為我的父親去做更高的懺悔?”

    “你們可以說我們可以兩個家庭一起共同生活在一起,有些時候并不能是這樣去解決問題的,我們也嘗試過這樣,但是雙方的生活這樣子關完全是不一致的,共同的生活在一起完全是一種非常折磨的皮質,而且完全是讓大家都覺得生死疲倦的,而且我的父親已經中風了,所以畫我更加應該回歸到家庭的生活?!?

    “但是不可否認是我們在這幾年的一個時光里面,我們共同的奮斗,當然這個事情你能不能拜托告訴我,你當時在工廠臨時工作的時候,我每天僅僅只是吃著一個饅頭,而且我餓了好幾個月,直到你發了工資我才能吃上一碗面條,但是我不是因為只得哪上事責備你,我離開你,我只是覺得我的年齡實在太小了,也許我們覺得生活的未來我們可以挺一下子,我們可以忍一下,也許一切都可以過去,我們可以得到更好的一個機會,我們可以發展到更多的一種力量,我相信我們能做到這一點?!?

    “不可否認,當時我真的是心滿意足的,我當時也是準備好到工廠去謀求一個工作,可是很后來不小心我們劃傷孩子,而且我說我才不到18歲的年齡,而且還沒有到達法定的年齡,我還是太小了,我想繼續的去回到學校,我想我能不能讀了大學之后然后再有一份工作,穩定之后再可以帶小孩,我們生活壓力不至于這么大”

    “是你真的沒有去勸我去做的事情,而且你還能哄我,你告訴我現在孩子還小,說出來的話以后呢,我們足夠的還有更多的青春,等到我們20多歲的時候,在生小孩的時候,我們到時候就沒有這么多的精力了,我們到時候可以掙更多的錢,我們一口三家可以過得更好的日子,這個時候我當時真的相信你,給我們描繪了也是一個非常美好的情景,哪怕是每天一日三餐并不能辜負的時候?!?

    “后來我回到了你們的家鄉,跟隨你回去了,可是你們家里面的人根本也沒有對我有任何一些的好,只認為我完全可以把他孩子的生下來,而且這些都算了,你還記不記得那一年冬天我去了你們家的時候,而且你姐姐當時看到我的時候認為我來霸占了你們家的廣場,而且直接要趕著我走,認為我,只是在來路不明的人完全在大冬天的晚上,把我所有的心里就就從你們家的門口扔了出去,而且讓我直接滾到大街里面去睡,你知道這個情況是多么可怕嗎?我比你們家里面的人可是站出來為我說一句話,哪怕僅僅是一句話?!?

    “可是并沒有一句話都沒有,而且你們家里面人如何的去縱容著你的姐姐哥哥們,只是因為我很有可能去侵占了你們的群里,你還記不記得冬天的時候我仍然要在外面做一些縫紉工,進行一些很簡單的手工活計,可以補貼著家用,而且依然在大冬天的時候背著一個大背包,還到河水里面去洗衣服,懷著孩子的時候我的手全部都找到洞包了,你知不知道?我從來我的父親母親從來不讓我去做教我的,但是我在你們家里面我做這么多事情,我一點都沒有任何一個責備,也沒有任何一個怨言,我只認為這些東西大家共同的去分擔”

    “可是你呢,你是怎么想的,我向你去訴說這個事情的時候,你卻認為我根本是不懂事,你認為我已經竟然馬上就成為你們家的媳婦了,你認為做媳婦的都應該承受這些責任和這一些重擔,以后再為兒子,我生了小孩之后我還要承擔家里面的一些費用的補貼,當時我真的聽的很暈乎乎的,在我的家里面我母親從來不是這樣的角色?!?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一次一次的失望了,我一次一次覺得我們兩個人距離實在太大了,我們共同從一個文化角度上面,從一個生活背景上面,從各種的層面上,我們的三觀太貴不一致的,我們沒有辦法在價值上能達成一個平衡,我們的這樣的會讓我們感覺到一種非常無窮無盡的壓力,我知道這一切我不應該給你造成壓力的,但是我真的很遺憾”

    麗麗很認真的去說完這個每個字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說得這么認真,是和這些東西都發生在一個遙遠的過去,但是這些東西都能成為自己最美好最重要的一個人生中的一個階段。

    麗麗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以后,睜開眼睛看著所有的在座的人員,在一字一句每一個親戚的話說著。

    “各位在座的每一位人,各位法官,各位評審團,我剛才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我的真心真意說的,每一個事情在法律面前我不能欺騙任何一個細節,這樣細節都可以去調查的清楚的?!?

    “所以我知道像這樣的一個人,而且像連自己都不懂得呵護自己的自己,也不能照顧別人的人,你們覺得讓我僅僅為了這樣的一個事情惡永遠的去捆綁在一起,我永遠的生活一輩子嗎?難道你們真的以為這樣的方式對我來說不是個足夠自私的事情了,難道我就沒有一個能追求自己想要的那種事業嗎?我想在現在的一個婚姻制度里面,這些很多東西完全是很開放的,我們可以足夠的感覺我們可以為孩子共同去成長的時候,去共同的去謀劃更多的未來的計劃,而并不一定要共同的生活在一起,如果為了一個孩子捆綁在一起,這完全是一種非常自私的行為,對于我來說對他來說對孩子來說都是自私的,我們應該更加寬容的去面對彼此,好嗎?”

    麗麗笑著流著眼淚,而且想起曾經因為遭受的這些苦難,真的感覺到自己人生中悲鳴的滿目的鯧魚,而且認真的去繼續的闡述著。

    “是的,我非常承認,我覺得這是一個頂級資深女人,而且我為了逃避這樣的一種生活的負擔,我為了逃避生活這樣的苦難我離開了,我當時已經得了一陣,我拋棄了孩子,我當時不再為誰找到任何一個借口是的,我錯了,我不該因為自己的幸福就失去這個孩子,而且我真的覺得我當時抑郁癥已經很嚴重了,我當時的抑郁癥,我有醫生的一個醫學證明的,這個東西我不想在這里說出來,但是我不得不為這個事情說出來,我覺得我代表的不僅僅是我一個人,我想在社會上還有很多一個女性在我這樣的角色中扮演的,一樣的,甚至可能也是賀朝,為了孩子而不得不的去承受著一種生命的枷鎖,而人生短短幾何完全的就這樣蹉跎歲月?!?

    “所以,但是我不允許他用這樣孩子來加持著我的一生,用一個孩子來威脅著我下半輩子,我誰說我一定要拋去了孩子,我現在我要面對,勇敢的去正視了自己的問題,我現在我不想因為這樣問題而糾纏,我會共同的去撫養這孩子,我會給孩子一個自己在法律上在道理上的一個善良的一個全力。我希望這樣不管孩子是在我這邊還是在他那邊,我愿意去撫養著孩子,我愿意為孩子去做未來更多的事情,但是我唯一的條件是我不愿意跟他一起生活在一起!”

    “是的,這就是我原則就是我立場是我不愿意去改變的一個事情,如果我要這孩子,那么他的撫養費由他來承擔,在法律的到位置上,他可以每個星期來去看望這孩子,可以照顧這孩子,我在忙的時候他也可以撫養著孩子,在孩子假期的時候,孩子也可以過到父親那去游玩這些東西,我愿意去做這種事情,我不會有任何一個法律上的要求,控制著對孩子的探視權?!?

    “但是如果孩子判給他來撫養,我依然也承諾著我在法律和道義上去扮演著母親的角色,我會隨時隨地的有機會有時間的去照顧好這個孩子,我為我當年付出的一個努力和沖動我承擔,我只是只是今天我不愿意再去做日子,我不愿意在嚴格道理,所以,我愿意去接受著自己的情況,接受自己的一個孩子?!?

    “所以法官大人我現在鄭重的向您們這邊搜索,這個孩子不管判給誰,我都愿意去承受著,而且我也希望我能尊重孩子的意見,我以孩子的一件偉大,如果孩子談最后在選擇了我,那么我將承擔起這個責任!”

    李海聽到麗麗的這番說法之后徹底的愣住了,沒想到這個麗麗由此的來的一個破釜沉舟,完全直接決定了這個事情的方案,也就是說這個方案只有a和或者b,并沒有新的這個選擇,如果想去再次讓麗麗回來的話,這已經是斷了這條路了。

    而在場外在大聲吶喊的群眾們看到了麗麗這個決定了,而且也認了一下,沒想到這個蛇蝎的女人居然也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帶著一種很懷疑的一種眼光,并且以為不過是一個作秀的成分。

    麗麗看著李海說。

    “人生漫漫長二個,而且這輩子我們的一個緣分之中已經不可能再存在著,而且我永遠的承諾永遠的告訴你,我們兩個之間已經不可能了,因為我通過這個事情在法庭法院走過這個程序之后,我們的感情已經宣布支離破碎了,我只怪當年自我非常年輕,我非常不懂事,如果在場外進行直播的一些記者任我鄭重呼吁著那些位置,少年的女孩子們一定要非常慎重的在這人生之中做出一個重要決定的時候,要多跟自己家里面的溝通,多跟自己的良師益友們去溝通,怎么樣得出一個很好的一個解決方案,有時候并不要單單聽一種因為他永遠左右著你的一個判斷和你的一個錯錯誤的決定,而你一旦做出了這樣東西,你的人生之中很有可能就會發生了很多的改變,你的人生就因此你的這個決定而發生了翻天地覆的變化,所以我希望以我為例子能夠借著那些正在成長著的女孩子們?!?

    麗麗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完全閉上眼睛,整個狀態非常平靜的,自然好像已經完整地描述了這個事情,不過這個也是妹妹最真實的一個個人的想法。

    麗麗嘴角微微的勾起,而且冷笑的看著場外的那些群眾人帶著一種漫不經心的一種語言。

    “場外的群眾們,其實呢,你們在拉著橫幅在詛咒我是一個蛇蝎心腸女人的時候,其實我能明白著,你們對這個社會有個正能量和負能量的一種道德合作,責任的一種追求,但是你們不要忘記了,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永遠的想去做一個壞人角色的,因為他有時候在特定的環境下不得不去選擇了一定的一個事情,一定有足夠的理由去讓妹妹不得不去執行下去,所以話在你們認為你們所有的一個正義凜然的時候,你們能不能給他們一個足夠的一個生存的空間,能聆聽一下她們內心深處他們想要的東西是什么?”

    整個法庭一片的寂靜起來,大家都在聽著麗麗的這一番陳述著,內心都帶著極其的一種波瀾與震撼。

    過了一段時間之后,這法官才咳嗽了一下,而且可能陪審團們就開始共同的商議著這個事情的一個最后的答案,這個是幾分鐘的時間,但是對于麗麗和顧如曦來說是我經歷過很漫長的一個階段,好像經歷過了1000年一樣。

    過了10分鐘之后,法官鄭重的開始宣布一個事情了。

    “我謹代表法院,現在我們陪審團一致的認可,作出以下的判斷?!?
梦见自己上班赚钱 黑桃棋牌app官网下载 金7乐高频游戏走势 期货配资注意什么 欢乐电玩城破解版 富贵棋牌游戏推广员 今日股票推荐网 分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今日上证指数大盘多少点 大富科技股票最新消 网上做什么兼职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