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小店奇談 > 第426章:黑云壓境、水漫金山
    怪物的身影隱沒在幽靜的山林中,不見首尾,它好似指甲抓撓玻璃的聲音卻如同寒風般飄過來,傳入眾人耳中。

    “一包藥粉就能解決,被你們搞成這幅樣子,你們這群廢物!都去死吧……”

    藥粉?我忽然想起,從登島開始,美人魚也就是怪物口中的神婆就一直堅持要給大家做飯。

    但似乎總有人在她身邊幫忙,早期是大熊,在大熊消失后就換成了熱心大姐。難道她企圖在食物里下藥,迷暈我們?!

    怪物的話,讓所有人細思極恐。美人魚卻語速飛快的說道:“它在分裂我們,千萬別上當!”

    滾落山下的韓國小伙,已經被熱心大姐扶了起來,他的嘴角淌著血沫子,顯然是受了傷。

    即便如此,韓國小伙還是喘息著,護在熱心大姐、拍照狂跟自殺男身前,全身肌肉繃緊,如臨大敵,只是不知道能否還有一戰之力。

    “死吧!都去死吧!”

    那怪物在山林中嗷嗷怪叫,聲浪一波接著一波。這種怪異的聲浪難以描述,震蕩頻率極高,直刺的人感覺耳膜都要碎裂了。

    伴隨著刺耳的嚎叫,就見林間叢生的樹木劇烈震顫,連同眾人腳下的地面一起開始了搖晃。

    剛剛放亮的天色再次變得渾濁,一團看不到邊際的黑云不知道從哪里飄過來,轉眼就把整個蒼穹覆蓋。它好似一只巨手,頃刻懸掛于我們頭頂上。

    狂風漸起,黑云遮天!

    隨著烏云的壓境,我只覺耳中的高頻尖叫之聲不絕,在這令人耳膜炸裂的嚎叫聲中,似乎還摻雜著海浪和狂風的呼嘯。

    尖叫終于停歇,一大股洶涌的潮氣從前方撲面而來,貫穿整座山林。

    抬頭看,眼前的情景不由令我錯愕至極!

    只見一道滔天的巨浪憑空升起,足有百米之高,左右不見邊際,如同一座莽山,卷起如雨點般下墜的水花,鋪天蓋地的朝著我們席卷而來……

    仔細瞧,在這巨浪之中,竟然生著密密麻麻的黑點,似乎有數之不盡的龍蛇之物在浪中攪動。它們多如繁星、亂如牛毛,隨著浪花飛濺,鬼哭狼嚎之音響徹荒島!

    這巨浪來的太過突然,完全令人摸不著頭腦,加上天色昏暗,狂風幾乎吹得人睜不開雙眼,所有的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震懾,竟然毫無反應。

    水漫金山,怒濤索命!

    浪潮崩塌而至,將眾人頓時沖的站立不穩、人仰馬翻,浪花中怪叫連連,無數周身遍布黑鱗,閃爍著幽幽青光的東海鮫人破浪而出,好似齊發的萬箭,猙獰的撲向我們……

    來不及反應,我就被巨浪撲倒,嘴里和鼻孔中盡是腥咸,隨著潮水涌動。

    本能下手腳齊用,剛剛調整好失衡的身子,頃刻間就又被三四只鮫人撲擊圍住,它們的身子又滑又濕,一時間竟然無法甩脫。

    鮫人們紛紛張開布滿參差利齒的血盆大口,抱住我的胳膊大腿就啃……

    怒濤沖刷之下,山林中大量樹木被折斷,山地幾乎變成了一片汪洋,污水橫流,斷木飄散。

    劇烈的疼痛感從四肢涌起,又被海水一浸,刺骨鉆心的同時,卻也激發了我的本能。

    當下顧不上撕咬的疼痛,全身真氣涌動,我先是單手結出羅漢印,猛擊一只咬住我左臂的鮫人頭顱,頃刻將其擊暈。

    翻身坐起后雙掌齊出,大金剛輪印也在十指翻飛中瞬間結成,掌風分左右,分別拍擊在另外兩只正撕咬我大腿的鮫人側腹。

    大金剛輪印的威力巨大,兩只畜牲皆在我的全力雙擊下被拍飛。但其狠辣程度還是超乎想象,利齒不肯放松,在被震飛之中活活扯下了我大腿上的兩塊血肉,鮮血噴涌!

    血肉橫飛的痛感,幾乎使我昏厥過去,咬著后槽牙站起來,身形踉蹌。

    剛起身,一條黑影轉瞬即至。就見殺來的這只鮫人尾巴好似彈簧,在滿地污水中一橫,整個身子就騰空,怪叫著朝著我撲下來。

    我身子一頓,不顧周身的疼痛,提起一腳猛然前踏,正中這家伙的胸口,這貨就慘嚎一聲,身子朝后飛出……

    其身上的黑色鱗甲堅硬,我的腳底就感覺像是蹬踏在一塊山石上,身子又是一個趔斜,后腿半步,勉強穩住。

    “小白,接著!”

    就聽身旁的胖子一聲大喊,一個周身暗紅,長約十幾公分,兩只來寬的東西就被他拋過來,被我反手接住。

    照明棒!我心中一振。

    之前在媽祖廟里發生的變故突然,眾人的背包多數都被掩埋在了廟中。但胖爺卻有個特點,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人不露富,財不外泄”。

    但凡是外出旅行,無論何時,只要是睡覺,我們的背包就都由胖爺保管,不是抱在懷里,就是背在胸前。

    也正是由于這一點,背包中的照明棒才得以保全,在關鍵時刻派上了用場。

    眼看著越來越多的東海鮫人怪叫著往上沖,猙獰瘋狂之狀好似餓狼……

    我不敢怠慢,手拉照明棒前端的引線,“滋啦”一聲輕響后,一股噴涌著金邊的火苗子就灼灼升騰起來。

    黑云翻滾下,昏暗天色中,這照明棒的火苗猶如一盞明燈!

    說時遲那時快,一只鮫人轉眼又從我的斜側里殺出,揮動兩只尖銳、細長的前爪,直插向我的胸口。

    我左手揮動,自下而上將其的雙爪一帶,右手的照明棒疾出,噴涌著火苗的前端,正捅在它那張丑陋、惡心的臉上。

    火苗子噴吐激烈,瞬間就把這家伙的腦袋點燃,好似死靈騎士真人版,灼灼的烈焰焚燒下,這貨頭上黑煙沖天,周身俱顫,慘叫不絕。

    哪里還敢與我糾纏,轉身就要逃。

    都說人算不如天算,由于這幫畜牲的數量實在是太多,這家伙往后一躥,反而是跟后邊來的幾只同伴撞了個滿懷。

    它們的身上貌似都被澆滿了汽油,極易燃燒,頃刻間就燒成了一片,如同幾只刺目的火球,在四下奔逃中將鮫人的包圍圈沖擊的大亂。

    那些鮫人對于火焰有種天生的懼怕,紛紛躲避,一時間鬼哭狼嚎,場面混亂至極……

梦见自己上班赚钱 股票指数的计算公式 一元倍投表 选4走势图 旭胜配资 吉祥麻将吉林市小鸡飞蛋 腾讯分分彩开奖地 雅休配资 北京赛车pk10该单 和讯模拟炒股大赛 乐天盈股票配资平台